更多收藏

徐悲鸿作品故宫博物院藏

字号+来源:原创作品2016-01-21 17:20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徐悲鸿在德国留学期间从学于油画家康普,在去博物馆临摹伦勃朗等名家画作的同时还常去动物园画狮子、老虎、马等各种动物,以提高自身的写生能力。动物园内'...

现代名家 >>徐悲鸿张大千傅抱石齐白石吴冠中蒋兆和陆俨少林风眠黄宾虹 >>更多
故宫博物院藏徐悲鸿画
徐悲鸿东篱采菊图
 《东篱采菊图》轴,近现代,徐悲鸿绘,纸本,设色,纵110cm,横36.1cm
  自题:“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悲鸿。”钤“东海王孙”白文长方印。右下角钤“戊子”白文方印。
  此图系依据东晋著名诗人陶渊明《归去来兮辞》文意而创作的人物画。图中身着长袍的陶渊明手持黄菊正回首眺望远处起伏的南山,幽静的田园风景映衬出主人公辞官退隐的淡泊心境。作者以饱含水分的墨笔直接渲染画中的山峦,笔触间留有空白,似白云浮动,显现出山体的空灵。湿润的墨气令朦胧的山峦平添了几分烟雨迷茫的诗意。依照中国传统绘画,人物的身长比例通常约为6个头长,而此画中人物的造型比例受到西方绘画的影响,身长为7个头长,因此,图中的陶渊明显得高挑而文弱,更得晋人瘦骨清象、博衣广袖的风姿。
故宫博物院藏徐悲鸿画
徐悲鸿葵花雄鸡图
  《葵花雄鸡图》轴,近现代,徐悲鸿绘,纸本,设色,纵139.2cm,横47.8cm。
  自题:“廿八年春暮悲鸿。”钤“东海王孙”白文长方印。
  廿八年即指民国廿八年(1939年),徐悲鸿时年44岁。
  图绘一只举足漫步的雄鸡居于画心中下部,其衬景是两株高大健壮的向日葵。向日葵迎风映日,画家先以中锋淡墨勾勒叶片的外轮廓线,随后又以不见笔痕的汁绿、浅赭、褐色、花青等色彩层层晕染,准确地展现出叶片的自然形貌,反映出徐悲鸿敏锐的观察力和精于表现细节的绘画本领。在动物类题材中,徐悲鸿很喜欢画各种体态的雄鸡,它们或昂首挺立,气宇不凡,或登高而立,司晨报晓,或如此图所绘闲庭遣兴。其中既有思想内涵深刻、寄寓着徐悲鸿不卑不亢之人品的画作,又有呼唤民众觉醒的抗争之作。此幅注重的是审美意趣,侧重于田园风情的抒怀。
故宫博物院藏徐悲鸿画
徐悲鸿柳雀图
  《柳雀图》轴,近现代,徐悲鸿绘,纸本,设色,纵131cm,横38cm。
  自题:“艺圃贤兄哂存。悲鸿廿四年夏。”钤“东海王孙”白文长方印。
  廿四年即指民国廿四年(1935年),徐悲鸿时年40岁。
  徐悲鸿作为平民出身的画家,拥有朴素的人生观、艺术观,他不画羽翼靓丽的飞禽或罕见的奇禽异鸟,却喜画麻雀,因为“麻雀最土气,它一身赭褐色,没有一点鲜艳的色彩,它连走路都没有姿态,是个土包子”。在徐悲鸿眼中,麻雀因朴实而可爱。
  图绘吐露嫩芽的柳枝在春风中摇曳起舞,引得一群麻雀翩翩而来,它们或平飞,或侧飞,或俯冲,形态各异,使画面颇具观赏性。人们仿佛听到它们叽叽喳喳的欢快叫声,在歌唱明媚的春光。
  图中的麻雀是以毛笔着色、墨直接在吸水性较强的生宣上点画而成,显示出作者高超的造型能力和控制笔墨的功底。雀身以赭石着淡墨三二笔绘出,趁湿以重墨画出鸟羽上的硬翅及喙与双爪等,画家精练娴熟的点染将麻雀的天真稚朴之美表现得淋漓尽致。
故宫博物院藏徐悲鸿画
徐悲鸿风竹图
  《风竹图》轴,近现代,徐悲鸿绘,纸本,墨笔,纵130cm,横31.3cm。
  自题:“腾跃先生正。壬午冬日悲鸿。”钤“悲鸿”朱文方印。
  壬午年为1942年,徐悲鸿时年47岁。
  图绘三竿健壮的毛竹相邻而生,直贯画幅,具有顶天立地之气势。竹竿以排笔表现,每节直上直下刷就,形成宽扁的竹节。每段竹节间留有小隙,填以重墨线补白,以区分上下节,同时强调竹节的坚硬力度。竹叶或仰或俯,形态变化多端,它们横向的走势打破了竹竿纵向的布局结构,令画面更加活泼生动。在竹叶的施墨上,通过深浅不同的墨色变化来表现叶之正背,以淡墨绘就的叶背面和以浓墨写出的叶正面在清风吹拂下重叠交错,相互映衬,丰富了视觉效果,扩展了画面的空间层次。
  徐悲鸿最爱画的竹是其家乡宜兴丁蜀山的毛竹,这种竹形貌粗壮挺拔,属于优质竹品。
故宫博物院藏徐悲鸿画
徐悲鸿桐阴孤骏图
  《桐阴孤骏图》轴,近现代,徐悲鸿绘,纸本,设色,纵129cm,横39.8cm。
  自题:“槐准先生存念。悲鸿戊寅旧作。辛巳题。”钤“悲”白文方印。
  戊寅年为1938年,徐悲鸿时年43岁;辛巳年为1941年,徐悲鸿时年46岁。
  图中的桐树以大写意的泼墨、彩画法表现。树干用笔粗犷豪放,笔触之间自然留白,形成高光,增强了枝干的立体效果。树叶直接以饱含湖蓝和水墨的大笔触积染成形,既独立又彼此联结成片,与墨趣融为一体,显现出水气迷蒙的效果,丰富了空间层次感。
  作者以简练概括的线条准确地勾勒出一匹正在树下食草的马,形象矫健俊逸。马体以赭色渲染,通过留白及色块的深浅变化晕染出骏马俯首时的肌肉组织,由此可看出作者落笔有形、笔到神随的扎实的写生功底。
故宫博物院藏徐悲鸿画
徐悲鸿双鹊秋艳图
  《双鹊秋艳图》轴,近现代,徐悲鸿绘,纸本,设色,纵92.1cm,横34.3cm。
  自题:“卅一年秋悲鸿写。”钤“悲鸿”朱文方印。鉴藏印钤“韩槐准所有”朱文椭圆印、“愚趣斋主”白文方印、“吴普航印”白文方印。
  卅一年即指民国卅一年(1942年),徐悲鸿时年47岁。
  图中“S”形的粗大枫树干上落有两只喜鹊,一只居上,一只在下,似乎正窃窃私语,为萧索的秋日平添了几分温情,也为大自然景观增添了几许浪漫的情调。图中树干的用笔雄健有力,富于方折、顿挫、提按变化,表现出枝干特有的质感。树叶写意生动,以淡墨中锋勾勒轮廓,随后填入橘红、黄、绿、青等各色,丰富的色调点缀出清秋美艳的意境。
  此图画在都匀皮纸上。这种皮纸产于贵州都匀,在当时是一种物美价廉的国画用纸,其本身淡淡的黄色令画面显得古雅质朴,其粗糙的表面既吸水又不浸水,便于笔墨的表现。在物资匮乏的抗战时期,徐悲鸿很喜欢用这种界于生熟之间的皮纸作画
故宫博物院藏徐悲鸿画
徐悲鸿飞鹰图
  《飞鹰图》轴,近现代,徐悲鸿绘,纸本,设色,纵106.9cm,横35.6cm。
  自题:“呼吸入长空,夭矫神龙舞。凌轹日月光,助长风云怒。未应怀饥肠,威逼弱者惧。丙戌冬日悲鸿居北平。”钤“悲鸿之画”朱文方印。
  丙戌年为1946年,徐悲鸿时年51岁。
  此图上半部仅绘一振翅而起的苍鹰,怒目圆睁,警觉机敏,利爪粗长,如同刀刃,尽显凶猛之态。全画施墨酣畅淋漓,将墨之浓淡干湿发挥到了极致。雄鹰伸展的羽翼先以淡墨湿笔晕染,随之以浓墨绘凸起的羽翎,粗重的墨线增加了羽翼的厚度,表现出了鹰击长空的激昂气势和强大的力量。
  下半部右侧自题三行,既是画面的组成部分,弥补了上实下虚的不足,保持了整幅构图的完整与稳定,也展示了作者晚年的书风:点画相参的魏碑笔法及结字自然而又不失矩度的特点,同时还以五言诗的形式补充了画意,点明了创作的主题。1946年6月,蒋介石不顾全国人民的反对悍然发动内战。7月,国民党特务在昆明先后暗杀了进步人士李公朴、闻一多,这令徐悲鸿义愤填膺。此图表达了他希望全国人民奋起反蒋、平息内战的心愿。
故宫博物院藏徐悲鸿画
徐悲鸿晚秋栖霞图
  《晚秋栖霞图》轴,近现代,徐悲鸿绘,纸本,设色,纵87.3cm,横47.2cm
  自题:“辛未晚秋游栖霞归写此。悲鸿。”钤“悲鸿之印”白文方印。
  辛未年为1931年,徐悲鸿时年36岁。
  本幅左上吴倩题:“千里断鸿供远目,廿年芳草挂愁肠。阅悲鸿廿年前遗作,书石林词志怀。甲午吴倩题。”甲午年为1954年,时值徐悲鸿逝世一周年。
  徐悲鸿在山水画创作上主张“外师造化”,到大自然中描绘实景,反对清初“四王”以来片面追求笔墨意趣的“样式山水”。此图是他游南京栖霞山后所绘,立意新颖,取景独特。全图右半部绘嶙峋陡峭的山崖,左半部写虬枝纵横的苍松秋树。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下,树木以自己的枝繁叶茂彰显着顽强的生命力,以自己的绿装红叶装点着大自然的色彩,而徐悲鸿则以生动的笔墨创作了不朽的艺术篇章,为栖霞山的绚丽风景增辉生色。
故宫博物院藏徐悲鸿画
徐悲鸿竹鸡图
  《竹鸡图》轴,近现代,徐悲鸿绘,纸本,设色,纵68cm,横34.6cm。
  自题:“槐准先生新居落成,悲鸿作此申贺。廿八年九月。”钤“江南布衣”朱文方印。郁达夫题诗堂:“朱冠白羽曳淄纶,五德彬彬备一身。云外有声天欲晓,苍筤深处卧裴真。槐准先生深居郊外有裴真子风,悲鸿画鸡以申贺,属达夫题之,时己卯秋也。”下钤“涂中曳尾生”长方朱文印、“郁达夫”白文方印。
  廿八年即指民国廿八年(1939年),徐悲鸿时年44岁。
  1937年卢沟桥“七七”事变后,徐悲鸿以国难为怀,到香港、新加坡、吉隆坡、槟榔屿等地开筹赈展览会。他在新加坡期间与韩槐准先生相识并成为挚友。此图是徐悲鸿祝贺韩槐准先生乔迁之喜所绘的小品画,并嘱寓居那里的郁达夫作题,显示了他们之间深厚的友情。
  图绘一只昂首挺胸的雄鸡立于茂盛的竹林前,神情安然自得。雄鸡以寥寥数笔勾就,形体结构准确,毛羽质感蓬松柔软,笔墨写实生动,显现出作者敏锐的观察力和较强的造型功力。
  鸡与吉祥的“吉”谐音,作者借绘鸡祝愿朋友吉祥如意。同时,鸡又有“五德”之誉,人们依据鸡的形貌与习性认为它:文,头生华冠;武,足爪能搏;勇,敌在前敢斗;仁,见食招呼同类;信,报晓不误。作者借绘鸡而赞誉其友兼备文、武、勇、仁、信五德之美。
故宫博物院藏徐悲鸿画
徐悲鸿双马图
  《双马图》轴,近现代,徐悲鸿绘,纸本,设色,纵62cm,横45.8cm。
  自题:“比德世兄天琼女士嘉礼。卅四年春仲悲鸿写贺。”钤“东海王孙”白文长方印。
  卅四年即指民国卅四年(1945年),徐悲鸿时年50岁。
  本幅是徐悲鸿赠比德与天琼的新婚贺礼,图绘两匹并驾齐驱的骏马,在奔跑中相依相守的亲密景象。徐悲鸿晚年绘马技法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图中马的轮廓以线塑形,线条勾勒得准确、细劲、洒脱,显示出作者深厚的线描功力。马体的各部位以浓淡墨晕染,在层层笔墨深浅变化中表现出其体积感、质感和明暗关系
故宫博物院藏徐悲鸿画
徐悲鸿鸣马图
  《鸣马图》轴,近现代,徐悲鸿绘,纸本,设色,纵102.5cm,横35.7cm。
  自题:“哀鸣思战斗,迥立向苍苍。丙戌春悲鸿写于磐溪中国美术学院。”钤“徐”朱文圆印。
  丙戌年为1946年,徐悲鸿时年51岁。
  图绘一匹鬃毛飞扬、目视远方、长啸于旷野中的骏马。“哀鸣思战斗,迥立向苍苍”是唐代杜甫的诗句,也是徐悲鸿绘马图中最喜欢题写的诗句,表现了一种在困难面前不甘于屈服的抗争精神
磐溪位于四川省嘉陵江北岸的山林间,因山腰的乱石丛中有一股清泉奔泻而出汇成清澈的溪流而名磐溪。徐悲鸿从1943年开始利用此处的祠堂,着手筹办研究性质的机构中国美术学院,先后聘请了张大千、吴作人、陈晓南、李瑞年、张安治、张英倩等为研究员。此图是他即将离开此地前往北平(今北京)担任“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校长前所画。
  徐悲鸿擅长画马,他曾在法国的巴黎赛马场、德国的柏林动物园画过数千张马的速写,对马的肌肉、骨骼、神情动态以及生活习性作过长期的观察研究。图中扭背转身的立马以简练粗犷的笔墨勾染,造型生动,透视准确,形神兼备,气韵无穷。
故宫博物院藏徐悲鸿画
徐悲鸿松柏双鹤图
  《松柏双鹤图》轴,近现代,徐悲鸿绘,纸本,设色,纵82.7cm,横47.6cm。
  自题:“壬申初冬悲鸿写于新都。”钤“东海王孙”白文长方印。
  壬申年为1932年,徐悲鸿时年37岁。
  图绘两株粗细不等、高矮不同的松柏一正一斜地位于画幅的中心。柏枝上立一仙鹤,展翅欲飞,树下一鹤止步不前,抬头仰视。二鹤形成动静对比、高低呼应,极富情趣。徐悲鸿曾在一幅画上自题:“树木不难写,但写之不佳则类硬柴,故须具生意。其要点乃在枝干精确之深浅,树皮滋润。枝干四布,则必不致柴,虽落叶无碍也。”此图较好地处理了树干与枝、叶间的关系,将苍松古柏表现得生机盎然。图中松柏的针叶先以花青染底色,然后以纵向墨点写其大意。
故宫博物院藏徐悲鸿画
徐悲鸿虎图
  《虎图》轴,近现代,徐悲鸿绘,纸本,设色,纵90.4cm,横43.6cm。
  自题:“七年冬将之法,叔平先生持汉魏精拓多种赠别,作此报之并为纪念。悲鸿。”钤“悲鸿”朱文圆印。画幅右下角钤“妙机其微”白文方印。
  七年即指民国七年(1918年),徐悲鸿时年23岁。
  图绘一花斑虎卧于石上,正扭头转身回眸远眺,其警觉的目光既扩展了画面的空间感,也显现出百兽之王唯我独尊的霸气。图中的虎采用传统中国画的淡彩晕染,以细劲的笔致勾勒出虎之欲行又止的动态,又以或深或浅的赭石及藤黄交错地渲染虎背的皮毛,表现出细密柔滑的质感。
  在书法上,徐悲鸿颇受康有为的影响,工于汉魏法书名拓。1918年11月,徐悲鸿争取到公费赴法留学的名额。赴法前,得到好友马衡(字叔平)相赠的汉魏精拓,很是高兴,于是精心地绘制了此图作为答谢。
故宫博物院藏徐悲鸿画
徐悲鸿枇杷佳果图
  《枇杷佳果图》轴,近现代,徐悲鸿绘,纸本,设色,纵111cm,横53.2cm。
  自题:“每因佳果识时节,当日深交怀李公。乙亥春日悲鸿。”钤“东海王孙”白文长方印。
  乙亥年为1935年,徐悲鸿时年40岁。
  图绘枇杷树的一枝。在暖风的吹拂下枝叶交叠,金黄的枇杷似果香四溢,散发着收获季节的成熟美。
  作者以笔酣墨饱的大写意法直接点染色、墨,不求物象的形似,只求笔墨在吸水性极强的生宣纸上干湿、浓淡的变化。墨气淋漓中显现出果实、叶片饱含汁液的鲜灵与活脱。全图显现出徐悲鸿对中国文人写意画笔情墨趣的独特领会。
  图上所钤“东海王孙”印是徐悲鸿在中国画上最喜钤盖的印章之一。徐悲鸿的老家江苏宜兴靠近东海。初唐大将徐懋功曾因赫赫战功被封为东海郡公。徐悲鸿钤此图章既表示自己作为东海徐氏后裔的自豪,同时也为其画作增添了传奇的色彩和几多古意。
故宫博物院藏徐悲鸿画
徐悲鸿骏马图
  《骏马图》轴,近现代,徐悲鸿绘,纸本,设色,纵109.3cm,横53cm。
  自题:“卅七年重阳悲鸿。”钤“悲鸿之画”朱文方印。右下角钤“困而知之”朱文方印。
  卅七年即指民国卅七年(1948年),徐悲鸿时年53岁。
  图绘旷野平坡处,一匹骏马欲行又止,正回首张望。
  徐悲鸿在20世纪20年代旅欧期间画过数以千计体态洒脱的欧洲马。20世纪30年代末,他前往印度国际大学讲学时游历了青藏高原西部的克什米尔和喜马拉雅山麓的大吉岭,高原上高大慓悍的野马深深地打动了他。从此,徐悲鸿笔下的马不仅拥有优美的体态,还具有勇猛的活力和坚韧的耐力。它们的体形瘦长,不似中国古代名家曹霸、陈闳、韩幹、张萱及赵孟頫等人所绘的马那般肥硕,但不乏雄健之态。它们的鼻孔张度很大,表明其具有很大的肺活量,善于长时间奔跑。它们的腿修长,蹄宽大,暗示其奔跑时的矫健与迅捷
故宫博物院藏徐悲鸿画
徐悲鸿老殿古杉图
  《老殿古杉图》轴,近现代,徐悲鸿绘,纸本,设色,纵86.4cm,横76.4cm。
  自题:“西天目山老殿古杉参天,不下万本。廿三年秋游之归忆写所流连。悲鸿。”钤“悲”白文印。廿三年即指民国廿三年(1934年),徐悲鸿时年39岁。
  1934年8月,徐悲鸿从意大利威尼斯、佛罗伦萨、罗马以及前苏联莫斯科等地举办画展后回国。9月,他不顾旅途的劳顿,率领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的学生孙多慈、杨建侯、文金扬、林家旗等人前往浙江天目山写生。他一边悉心指导学生,一边积极地进行创作。本幅便是他绘制的一处老殿前的古杉写生图。
  此图构思富于机巧,运用对比和遮掩的手法来表现杉木的参天气势。图中并未直接绘出古杉的全貌,而是在其前面绘一圈低矮的古殿围墙,墙体的低矮衬托出古杉的高大。虽然墙体的遮挡隐去了古杉的根部,却扩大了观者想象的空间,巧妙地增强了古杉挺拔参天的气势。
故宫博物院藏徐悲鸿画
徐悲鸿柳鹊图
  《柳鹊图》轴,近现代,徐悲鸿绘,纸本,设色,纵100cm,横61.5cm。
  自题:“卅三年春悲鸿,力行中学华琚仁弟新居落成,写此申贺。”下钤“悲”朱文印。鉴藏印一方,模糊不辨。卅三年即指民国卅三年(1944年),徐悲鸿时年49岁。
  1944年,徐悲鸿因患高血压与肾炎在重庆住医院半年,医嘱不得动笔做画。因此,这一年其创作数量锐减。本幅是他在年初应朋友之邀所绘,十分难得。图绘在春风杨柳万千条的新春时节,刚刚泛绿的柳树枝头,高低错落地栖息着六只喜鹊,其中两只紧紧相依,窃窃私语,引得其他鹊儿驻足观望。
  此图构思巧妙,鹊儿或单或双,围成一个“C”形,彼此间的距离有疏有密,位置或高或低,令画面富于节奏变化,不乏生动性。图中满绘随风飘扬的柳枝,以中锋运笔勾勒,线条粗细匀整,富有弹性,显现出作者坚实的线描功底。千丝万缕的柳枝,将分散的鹊儿联结在一起,共同谱写欢乐的春之曲,以祝华琚仁弟新居落成之禧
故宫博物院藏徐悲鸿画
徐悲鸿竹鸡觅食图
  《竹鸡觅食图》轴,近现代,徐悲鸿绘,纸本,设色,纵54cm,横34.2cm。
  款题:“剑青先生惠教。悲鸿廿四年冬”下钤“徐悲鸿”白文方印。
  廿四年即指民国廿四年(1935年),徐悲鸿时年40岁。
  本幅有商承祚于诗塘处所题:“鸡有五德,慈其一焉。蕞尔三雏,遗爱大千。我佛云是,菩提相是。大乘禅咄尔画师,造化毕宣。癸未十二月商承祚题。”钤“商”白文方印、“□斋”朱文方印。“癸未”即1943年,晚于徐悲鸿创作此图8年。
  此图是一幅田园小品画,雏鸡在母鸡的领引下正在觅食,朴素的母爱亲情溢于笔端。徐悲鸿创作过多幅以鸡为主题的绘画作品,但是以母鸡与雏鸡为表现题材的画作并不多见。
  画家用不同的笔法表现母鸡与雏鸡:母鸡为线描法刻画,粗细不等的墨线勾画出羽毛的丰满与蓬松;雏鸡为墨晕法点染,湿润的墨在宣纸上自然洇开,深浅不同的墨韵显现出雏鸡未成形的羽毛和稚拙的体态,展示出画家娴熟的中国画功底。图中以淡花青涂绘的若有若无的衬景,其朦胧的色调,增添了轻松的氛围和浪漫的诗意。
故宫博物院藏徐悲鸿画
徐悲鸿梧桐猫蝶图
  《梧桐猫蝶图》 轴,近现代,徐悲鸿绘,纸本,设色,纵91.5cm,横60.9cm。
  自题:“渝州六月,谢兄稚柳为我补栩栩之蝶,中国文艺社窗前景色。酷暑无聊写此遣兴。悲鸿。”画幅右下角钤“洗□清玩”朱文方印。
  此图是徐悲鸿与谢稚柳联手创作的遣兴之作。谢稚柳(1910-1997年),字壮暮,能书擅画,并精于书画理论和鉴定。抗日战争期间,谢稚柳流寓重庆,与徐悲鸿同为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和中国文艺社会员。中国文艺社建于抗战时期重庆的观音岩,主持人是华林先生。当时社内聚集了一批富有才华的进步画家。1945年,谢稚柳经著名画家张大千介绍与徐悲鸿相识。徐氏对谢稚柳的博学和才华颇为赞许。
  图绘炎炎夏日,梧桐叶宽大肥厚,交叠连荫,一只长毛猫透过叶片的缝隙发现正在休憩的彩蝶,顽皮的它蹑手蹑脚,急欲捉蝶。画面情节生动,富有情趣。
  图中梧桐叶的刻画很有特点,先以断断续续的墨线勾边,再以饱含花青与黄、绿的混合色晕染叶面,并趁湿绘叶的茎脉。勾勒与渲染浑然一体,水与色、墨交融生辉,成功地表现出叶片轻盈润泽的质感。
故宫博物院藏徐悲鸿画
徐悲鸿骋马图
  《骋马图》轴,近现代,徐悲鸿绘,纸本,设色,纵89.2cm,横81.8cm。
  自题:“廿八年四月悲鸿客星洲。”钤“东海王孙”白文长方印。另有韩槐准题记一则,钤朱文印三方:“槐准最珍”、“韩俊公十三世孙司愚趣斋中”、“痴瓷醉匋”。 
  廿八年即指民国廿八年(1939年),徐悲鸿时年44岁。
  徐悲鸿在星洲(新加坡)期间,与当地文士韩槐准结下深厚的友谊,并为韩槐准创作了不少优秀的作品,本幅便是他赠予韩氏的作品之一。
  图绘一匹骏马蹄踏秋草急驰飞奔的情景。徐悲鸿绘马是在尊重中西方传统绘画技法的基础上外师造化,注重写生,形成了自己的鲜明特点:其所画之马头部常留一道空白,或施一笔白粉,表现出马头部的高光,以增强立体感和马首坚硬的质感。马的颈部和腹部以软毫笔着浓墨一笔勾画,弧线粗重,富有弹性,表现出肌肉的力度。马的鬃毛和尾部在运笔施墨上杂而不乱,其虚实相间的笔触,浓淡、干湿互衬的墨气,表现出骏马驰骋时鬃毛飞扬的飘逸洒脱。
故宫博物院藏徐悲鸿画
徐悲鸿双鹊图
  《双鹊图》轴,近现代,徐悲鸿绘,纸本,设色,纵60.7cm,横53cm。
  自题:“镜涵先生六十寿。壬午春仲妙香国中写。悲鸿。”钤“东海王孙”白文方印。壬午年为1942年,徐悲鸿时年47岁。
  “妙香国”是云南大理的古称,旨在赞扬大理佛教盛行和家家鸟语花香的太平景象,因此,这里又称“佛国”。1942年,徐悲鸿曾来此举办个人书画展,闲暇之余游览了当地的神坛庙宇及绚丽的自然风光,曾写下“乞食妙香国,销魂清碧溪”之句。此图是他在大理期间为“镜涵先生六十寿”创作的吉祥画。图绘一双喜鹊立于梅树枝上快乐地唱歌。作者巧妙地运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谐音法,以喜鹊的“喜”借指喜事的“喜”,梅花的“梅”谐音“眉”,取“喜祝眉寿”之意。
  图中喜鹊一只正面,一只侧身,皆造型准确严谨,透视合理,显示出作者深厚的素描功底。梅树枝干以淡彩染就,曲折的粗干与婆娑的细枝各得其态,画面充满了曲线美。梅花以鲜艳的红色戳点而成,虽不得形似,但其亮丽的色彩与轻盈的笔触恰到好处地烘托出画面喜庆的主题。
故宫博物院藏徐悲鸿画
徐悲鸿秋桐猫蝶图
  《秋桐猫蝶图》轴,近现代,徐悲鸿绘,纸本,设色,纵92cm,横42.5cm。
  自题:“守之夫人清赏。壬午之秋悲鸿。”钤“悲鸿”朱文方印、“徐”朱文圆印。壬午年为1942年,徐悲鸿时年47岁。
  图绘在一棵枝繁叶茂的梧桐树干上,一只黑白色猫正前踞后弓地伸出利爪,试图捕捉翩然飞舞的蛱蝶,情景生动有趣,浪漫与写实的色彩兼备。
  中国人习惯称八十岁为耄,九十岁为耋,因此,在中国画的表现题材中,常借描绘猫与蝶取“耄耋”谐音,祝福长寿。
  图中猫的举止并非常态。徐悲鸿凭借其敏锐的观察力、坚实的素描基础和娴熟的笔墨技法,准确地勾画出猫在捕捉蛱蝶时专注的神态和一些细微的动作。譬如,猫以左前爪极力抓牢树干,生怕从高空坠落的动态;猫为了保持身体平衡在其右前爪全力向外伸抓时后身尽力收缩、蹲卧的姿态;甚至猫紧盯蛱蝶的眼神也被画家以意到笔不到的手法生动地表现出来。
故宫博物院藏徐悲鸿画
徐悲鸿枫叶狸奴图
  《枫叶狸奴图》轴,近现代,徐悲鸿绘,纸本,设色,纵29.7cm,横42.8cm。
  自题:“子睿夫人清正。壬午十月悲鸿。”钤“徐”朱文圆印。
  壬午年为1942年,徐悲鸿时年47岁。
  此图为富有生活情趣的小品画,绘一只黑白色猫从枫树干上走下,蓦然回首,发现了息憩的蛱蝶。
  徐悲鸿凭借捕捉动物瞬间行为的敏锐洞察力,成功地刻画了猫在发现蛱蝶时凝神观察的情态,展示出他深厚的西洋绘画解剖学、透视学学养及中国画写生传神的笔墨功力。 
  图中配景的枫树以淡墨绘就,粗大的树干配以零枝片叶,笔简意赅地营造出一种宁静清新的氛围。黄色蛱蝶虽然小仅寸许,且偏居画面右侧,但其高明度的色调甚是醒目,与猫相映成趣。
故宫博物院藏徐悲鸿画
徐悲鸿骑虎财神像
  《骑虎财神像》轴,近现代,徐悲鸿绘,纸本,设色,纵78.5cm,横55cm。
  自题:“画猫也是度平生,颇苦营营浪得金。请出赵兄无别意,虎(看)他骑虎好开心。癸未元日写本,淑华仁嫂供养。悲鸿。” 钤“悲鸿”朱文方印、“徐”朱文圆印。癸未年为1943年,徐悲鸿时年48岁。
  题款中的“赵兄”是指民间传说中能够招财进宝的赵公元帅。此图作为吉祥画,具有臆想和夸张的成分。方脸大汉赵公身着盔甲,外罩蓝袍,足蹬官靴,威风凛凛地骑在老虎背上。号称“百兽之王”的老虎被驯服得犹如病猫,全无霸气。
  徐悲鸿在德国留学期间从学于油画家康普,在去博物馆临摹伦勃朗等名家画作的同时还常去动物园画狮子、老虎、马等各种动物,以提高自身的写生能力。动物园内的猛兽被关在半圆形的围栏里,这使得徐悲鸿可以从多个侧面、不同的视角近距离地观察它们的皮毛、肌肉、形体以及各种运动姿态。
  本幅之老虎为淡彩水墨小写意画法,其皮毛先以赭色晕染,趁水分未干之际绘长短不一、错落有致的纹理,墨线在湿润的纸上洇散,其若虚又实的水墨效果自然地表现出虎毛细密的质感。

【文章原标题:徐悲鸿作品故宫博物院藏
上一页:徐悲鸿的马

1.五洲书画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五洲书画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必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