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庞琦摹徐悲鸿藏本《八十七神仙卷》赏析及跋文

字号+来源:人民艺术家2016-02-29 13:15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徐悲鸿先生藏《八十七神仙卷》是一幅佚名的白描人物手卷。原画初为八十八位道教神仙组成,年久残损,卷尾残缺一人,卷首甲卒残留头部,现存神仙为八十六位半。'...

 

八十七神仙卷

八十七神仙卷 局部

徐悲鸿先生藏《八十七神仙卷》是一幅佚名的白描人物手卷。原画初为八十八位道教神仙组成,年久残损,卷尾残缺一人,卷首甲卒残留头部,现存神仙为八十六位半。徐悲鸿先生按人头之数,命名《八十七神仙卷》,恰好与武宗元的《朝元仙仗图》相区别。

武宗元《朝元仙仗图》为壁画稿本,《八十七神仙卷》为卷轴画,尺幅相差悬殊。《八十七神仙卷》尺幅为292cm×30cm,《朝元仙仗图》尺幅为790cm×57.8cm。从尺寸上相比,徐藏本小于武宗元稿本,又称徐藏本为小样副本。

徐藏本《八十七神仙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这是大家所公认的。要想深入准确的欣赏这幅名画,还要以中华民族的审美意识,站在东方文化的角度上进行剖析,不宜与西方名画横向比较,这样才能很好的理解这幅画作的优势。

展开长卷,我们可以看到这幅画是用中国式的绘画“散点透视法”布局,画中众神仙组成浩浩荡荡的朝拜元始天尊仪仗队,从右向左缓缓前行,可谓洋洋大观。

画中塑造的人物形象是唐宋时期流行的“富贵相”个个面庞丰腴典雅,雍容华贵,既有等级身份的差异,又有性格年龄的不同。女仙秀美飘逸,男神儒雅端庄。力士威武健壮,帝君旒冕堂皇。所有的仙人神情都统一在一种宗教气氛之中。然而神仙们个个又是那样的独具个性。帝王威严又和蔼可亲,武士们的面目是威猛中却透露出善良,众位男女神仙安详自在,且各尽其职,或奏乐,或击鼓,或撑幢,或举幡,前后顾盼,相互照应,十分泰然。虽然画的都是神仙,却又富有人情味。既然是凡人画神仙,就必然反映出人世间的思想情感,使人联想到人与神的关系。

在着装上,帝王和女仙们身穿庆典大礼服(古人平时多穿短衣裙),佩以华丽的缨络饰物,珠光宝气,绚烂夺目。武士们戎装佩剑,气宇轩昂。金童玉女天真无邪,清净安乐。放眼望去,整列队伍是幡幢飘举,仙乐悠扬。鲜花供品,琳琅满目。火焰升腾,云气流动……。如此豪华动人的群仙朝圣仪仗队竟然是一幅清秀淡雅的白描画卷。

这幅画是手卷,不能张挂,是供人们在几案上边卷边看的一种书画形式。手卷这种绘画形式对画法要求十分严格,特别讲究。尤其是中国画的线不同于西画的线,不仅要求画家要画出优雅形体,而且每一个点、一条线都要独立成型,像书法一样。书法用笔不仅要求字形结构准确,还要求每一笔一划有提、按、顿、挫,丝毫不能含糊,这就是古人常说的“笔法”。因此,这幅白描画的用笔非常讲究法度,处处中规入矩。

《八十七神仙卷》中人物衣纹作铁线描,以细密排列的长线组成,虽然少有提顿之笔,线型却十分丰富,富有变化。画面中用略微粗壮的线条表现武士的强壮和铠甲的厚重,用匀细富有弹性的线条表现女仙肌肤的细腻,衣着的轻柔。这幅长卷仅仅用线条就能够把不同的物体刻画得生动异常,实为难能。此线描不仅显现了衣料的质感、体积感和动感,而且形成了全画的韵律,构成全画的基调。有人形容此画爲线条的交响乐还是很贴切的。古人把线条的表现力发挥到如此高超的程度真是令人称叹不已!这其中无不体现出中国画论中提出的“骨法用笔”、“气韵生动”之特点。

《八十七神仙卷》受北宋李公麟(龙眠)白描艺术的影响,属于南宋人绘画风范。因为距吴道子时代较为久远,所以完全没有吴道子兰叶描用笔的洒脱迅捷之特点。其艺术风格如“春风拂杨柳”,轻柔儒雅,自然理性。

此画虽然是佚名摹品,但是其白描画水平超群,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将永远为世人所瞩目。

刘廼中先生题“引首”小篆释文:庞琦摹朝元仙仗图

刘廼中先生(1921——)出身于书香门第,祖父刘学谦是光绪丙戌翰林,家中藏书甚富。父亲刘毓琪曾任海参崴总领事馆副总领事。伯父刘毓瑶为金石书法家,于金石书法及文物鉴赏等修养颇深。

刘廼中先生幼承家学,楷、篆并习,稍长习隶、行、草书,并涉商周以下甲骨、金石、瓦甓、封泥等。中学毕业后考入辅仁大学国文系,亲受教于名师门下,所获甚多。于暑期间前往上海,亲自向篆刻大师王福庵先生求教,获益良多。

刘廼中先生在大学期间,书法、篆刻已崭露头角。一九四四年毕业于北平辅仁大学国文系。学术、书法师事启功先生,后又得王福庵先生指点篆刻。书法以汉篆、隶书见长,所作端庄古雅、朴厚遒丽。尤其是玉筯篆继承传统,精准独到,功底深厚,自成一家,成为当今玉筯篆经典范本。

刘廼中先生对后学培养教育颇有建树,成就显著者已为书法篆刻界栋梁之才。庞琦先生书法篆刻师从刘廼中先生,收获甚大。

刘廼中先生在地方史志文献方面多有贡献。辛卯秋,由吉林市人民政府、吉林省文史馆、西泠印社主办,在吉林市成立了“刘廼中艺术馆”。

庞琦先生“引首”题记释文

朝元仙杖图小本为徐悲鸿先生所得,以其卷中人物之数命名,题曰:八十七神仙卷。庚寅之春庞琦题记时居洛杉矶。

庞琦摹徐藏本《八十七神仙卷》和专家跋文

历经八百年之久依然光彩照人的《八十七神仙卷》是近代发现的一件艺术价值极高的宋代巨作。自徐悲鸿先生推崇以来,在中国画界成为一幅无人不知的名画。

此卷是在武宗元《朝元仙仗图》壁画小样的基础上经过认真调整后,使人物间的距离紧凑,身材修长,面部俊美,用笔细致入微。此画虽然是佚名,但非高手所不能为。

这幅画的价值属性早已不是以宗教为主的绘画,而是更注重其高度的艺术性。画家以高超的线描技巧塑造丰富的人物形象,用线条肌理烘托出群仙的秀美飘逸,构成一种特有的形式感,这是此画的鲜明特点。

此摹本是我在七十年代中期开始临摹,于一九七九年夏摹完。从起稿到完成,前前后后、断断续续经历了五个春秋。

一九八一年庞琦先生去北京出差,顺便带上这卷摹本向北京画界、文物界老前辈请教,他们见到摹本都很高兴,并题诗作跋,这样陆续得到了十二位老先生的跋文。下面按时间先后列举:金意庵、启功、刘凌沧、张伯驹、黄均、陆鸿年、潘洁兹、徐邦达、任率英、谢稚柳、刘九庵、杨仁恺等十二位老先生。这些跋文对庞琦先生和这件摹本都给予充分的肯定和赞誉,并且对断代问题作出明确的结论。

金意庵先生跋文释文:

传世名画八十七神仙卷,悲鸿先生推崇备至。今观庞琦同志所临摹本几可乱真,钦佩之余,嘱为题识,漫成小诗四章,聊以塞责,并希吟正。

  阿睹传神笔一枝,白描高古见游丝。

  行云流水非虚誉,海外藏真惹梦思。

  宋人家法君能继,圆劲衣纹胜老莲。

  墨妙天成竟不爽,师承有自溯渊源。

  雨窗连日舒长卷,雅令题诗读画图。

  莫笑时贤齐敛手,悲鸿地下认模糊。

  衰翁眼福诚非浅,文字论交又墨缘。

  盛世躬逢生百感,喜添摹本广今传。

辛酉夏日意庵•启族

金意庵(1915——2002),原名爱新觉罗•启族。满族,乾隆皇帝长子定安亲王永璜之后裔。中国著名的书法家、画家、篆刻家,诗人、学者和鉴赏考据家。他的诗、书、画、印皆精,被称为“四全”书法家。1999年由吉林市政府宣传部主办在市博物馆建立“金意庵艺术馆”。

  注:

  “阿睹”一词出自顾恺之有“传形写影,正在阿睹中”言,此处“阿睹”说的是眼睛。

  “高古”高雅古朴。

  “游丝”中国画线描技法“十八描”中的一种,称“高古游丝描”,是中国古代人物衣服褶纹画法之一。

  启功先生跋文释文:

武宗元朝元仙仗图为宋画剧迹,惜已流出国外。其副本今藏徐悲鸿纪念馆,有影本行世。庞琦同志精摹此卷,可谓纤毫克肖。如用鹅溪妙织,殆将莫辩孰为摹本矣。因书纸尾,以志获观之幸。

一九八一年夏日啓功

  启功先生用印“启功之印信”、“小乘客”二方为刘廼中先生所刻。

启功先生(1912——2005),姓爱新觉罗,字元白,中国著名书画鉴定专家,中国鉴定专家五人小组成员之一。当代著名教育家、国学大师、书画家、文物鉴定家、诗人,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启功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古代字体论稿》、《诗文声律论稿》、《启功丛稿》、《启功韵语》、《启功絮语》、《启功赘语》、《汉语现象论丛》、《论书绝句》、《论书札记》、《说八股》、《启功书画留影册》、《启功口述历史》等。

  注:

“纤毫克肖”“纤”,细也,比喻极其细微、细小。“毫”,细长而尖的毛。这里用来形容极其细微。“克”,指在极其细微之处都能够做到十分严格约束,丝毫没有偏离。“肖”,从本质特点上都能够达到十分相像。

  “鹅溪”指四川盐亭县有鹅溪,盛产丝绸和绢。

  “妙织”极其美好的丝织品,这里指绘画用绢。

  “殆”大概、几乎。

  刘凌沧先生跋文释文:

庞琦君此本原画为徐悲鸿先生所藏,徐生前极为宝爱而有长跋于后。徐归道山后,此画藏于徐悲鸿博物馆,国宝赖以宝存。庞君临此本线描细劲,笔法圆成,颇近原作,至为难得,应珍存作为范本。来日方长,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也。

辛酉初冬刘凌沧书于北京

  刘凌沧(1906——1989)著名工笔画家,北京工笔重彩画会名誉会长,兼《艺林旬刊》《艺林月刊》编辑。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注:

  “珍存”珍视并很好地保存。

  “范本”指书画等作品可做模范临摹的样本。

 张伯驹先生跋文释文:

吴道子五星二十八宿真形图后,武宗元朝元仙仗图为巨制。徐悲鸿所藏摹本曾持以示余,重摹当费时日。余今岁曾观文待诏青绿山水长卷云:毕十二年之力始成一艺之传,其珍重如此。

辛酉冬张伯驹题识

张伯驹(1898——1982)中国著名鉴定家、大收藏家。生于官宦世家,他与张学良、溥侗、袁克文被称为“民国四公子”。是我国老一辈文化名人。集书画家、收藏鉴赏家、诗词学家、京剧艺术研究专家于一身的文化奇人。中国国家文物局鉴定委员会委员。

  注:

  “文待诏”指文征明,当时官至翰林待诏。

  “毕”全部、统统。

  “始成”才取得成功。

  黄均先生跋文释文:

  画手看前辈,吴生远擅场。森罗移地轴,妙绝动宫墙。

  五圣联龙衮,千官列雁行。冕旒俱秀发,旌旗尽飞扬。

右杜工部冬日洛城北谒玄元皇帝庙诗,诗中有写吴道子画八句,盖庙中有道子所作朝元仙仗图。右为吉林市博物馆庞琦同志所摹宋人八十七神仙卷,该卷原为徐悲鸿先生收藏,内容亦为朝元仙仗,衣纹飞动流利,五铢仙珮,神采焕发。庞君模本可以乱真,堪称攀临摹之高峰。因为录杜诗以归之。

辛酉冬日题于北京之六宜楼中黄均

黄均(1914——2011),中国著名工笔画家,美术教育家,中央美院教授。北京古都书画研究院院长、北京工笔重彩画会副会长、中山书画社顾问等。

  注:

  “擅”压过,胜过。

  “杜工部”即指杜甫,是他的官职。

杜甫诗的题目是《冬日洛城北谒玄元皇帝庙》,藉此来赞颂这幅壁画美妙无比。诗中首先赞美吴道子绘画技艺高超,可见当年吴道子绘画的影响和声望。

  “模本”照原本摹写或摹画。

  “堪称”称得上。

  “攀”攀登,登上。

  陆鸿年先生跋文释文:

  辛酉之冬,得观庞琦同志所摹朝元仙杖卷精品也。

陆鸿年

  陆鸿年(1919——1989),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教授中国著名壁画专家,有《法海寺壁画》、《永乐宫壁画艺术》、《中国古代壁画的一些成就》等著述。

 潘洁兹先生跋文释文:

  庞琦仁弟摹写徐悲鸿氏珍藏八十七神仙卷,心如发细,笔如丝密,无一懈怠,妙造自然,非学养有素,曷克臻此?

  古来名迹赖摹本流传多矣,徐氏藏本亦依旧范而成世珍。今得庞君妙手,使天壤间又增一副本,贻诸后世,亦艺林功德,岂惟学艺有得已也。展观之余,喜赋二绝:

  吴生妙笔动宫墙,遗迹无存徒神伤。

  何来仙子八十七?洗尽粉黛作吴装。

  白描圣手推伯时,八百年后继者谁?

  老眼得见生花笔,顿开心扉一展眉。

辛酉岁暮潘洁兹于北京春蚕画室

  潘洁兹(1915——2002)中国著名工笔画家,工笔画界领袖,北京画院院长,北京工笔画会会长,著名壁画专家。

  注:

  “学养”即指一个人精神气质,多指“书卷气”。

  “素”原有的。

  “曷”怎么,为什么。

  “克”能够。

  “臻”达到。

  “此”这种境界。

  徐邦达先生跋文释文:

  朝元小样接吴生,南渡翻身见亦惊。

  奕世庞家传缩本,行云流水笔花清。

  朝元仙仗图传世见二本,一在海外,赵松雪定为北宋武宗元笔,所谓小吴生者。一藏徐悲鸿家,则似南宋人模作。庞琦君缩临徐本,询有出蓝之美,为赘数语于后。

壬戌初春邦达

  徐邦达(1911——2012)中国文物界鉴定界泰斗,饱览清宫所藏历代书画珍品及国内外公私收藏不可胜计。著名古书画鉴定专家、收藏家、画家、书法家、诗人,故宫博物院研究员,中国鉴定专家五人小组成员之一。徐邦达先生与谢稚柳、启功先生并称中国当代书画鉴定三大家。

  徐邦达先生鉴定专著甚丰,主要有:《古书画鉴定概况》、《古书画伪讹考辨》、《古书画过眼要录》、《历代书画家传记考辨》、《中国绘画史图录》、《重编清宫旧藏书画目》、《改编历代流传绘画年表》、《古书画伪讹考辨续编》等,对中国古书画研究和文博建设贡献杰出。

  注:

  “南渡”是指北宋灭亡后,在江南杭州建立南宋。

  “翻身”即翻身得解放,指南宋收复中原后才能看到这件副本。

  “奕世”累世、世代,即过了好多世。

  “笔花”即“梦笔生花”典故,形容文章绘画非常出色。

  “出蓝之美”出自《荀子•劝学篇》。喻学生超过老师,后人胜过前人。

  任率英先生跋文释文:

  庞琦仁棣以摹绘徐氏珍藏八十七神仙卷见示,工谨细密,笔精墨妙,颇见用心。庞君方在壮岁有此功力,至可嘉佩。

癸亥任率英题

  任率英(1912——1988)中国当代著名画家,北京工笔重彩画会副会长,人民美术出版社研究员,北京东方书画研究社社长,北京中国画研究会理事,中国连环画研究会顾问等。

  谢稚柳先生跋文释文:

  此八十七神仙卷为故人徐悲鸿所藏,予曾为之题。此为庞琦同志所摹,神形毕肖,殊为难能,并世画手,殆无其匹。

戊辰仲夏在长春获观因题壮暮翁谢稚柳

  谢稚柳(1910——1997),国家著名国宝级鉴定家,上海市博物馆研究员,中国鉴定专家五人小组成员之一。着有《敦煌石室记》、《敦煌艺术叙录》、《水墨画》等,编有《唐五代宋元名迹》等。

  注:

  “神”指内在的。

  “形”指外在的。

  “毕”完全、全部。

  “肖”相似。

  “殊”特别,很。

  “並世”同存于世。

  “殆”几乎。

  “匹”比得上、匹配。

  刘九庵先生跋文释文:

  八十七神仙图卷为徐悲鸿所珍藏,铭心之品,曩时曾一寓目。迩来亦多有以此为范本临摹者。今获覩庞琦同志所摹,可谓形神兼备,顿还旧观,胜其他摹本多多矣。欣服之余,谨为题记。

刘九庵戊辰夏于长春

  刘九庵(1915——1999)中国文物界著名书画鉴定专家,中国鉴定专家五人小组成员之一,北京故宫博物院研究员。

  受国家文物局和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之邀,由启功、谢稚柳、徐邦达、刘九庵、杨仁恺等五位先生组成全国书画巡回鉴定专家组,简称为五人小组。

  注:

  “曩时”以往,从前。

  “寓目”过目。

  “迩来”近来。

  “兼备”全都具备。

  “顿”立刻。

  “还”恢复。

  “旧观”原来的状态。

  “胜”超过。

  “欣服”非常佩服。

  “余”不尽,无穷。

  杨仁恺先生跋文释文:

  八十七神仙图卷曾在徐悲鸿先生处见之,二十年后又复在北京徐悲鸿先生纪念馆重观墨迹,印象至深。

  顷,庞琦同志持摹本求题,诸先生已有评价,自当首肯,何须赘言。

  因书数语以归之。愧耳!愧耳!

戊辰六月仁恺书

  杨仁恺(1915——2008),号遗民,笔名易木,斋名沐雨楼。享誉海内外的博物馆学家,中国文物界国宝级书画鉴定家,书画大家、美术史家。幼读私塾,博学多闻。

  曾任辽宁省文史馆名誉馆长,辽宁省博物馆名誉馆长,中国博物馆协会名誉理事,文史研究馆名誉馆长,鲁迅美术学院名誉教授,人民大学国学院教授,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导师,辽宁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等。中国鉴定专家五人小组成员之一。

  其贡献杰出,授予“人民鉴赏家”荣誉称号,被誉为“国眼”。

  杨仁恺先生对历史文化遗产的考鉴、拯救及中国文化世界的传播作出的卓越贡献,所鉴定书画在两万件以上,海内外影响深远。

  注:

  “顷”顷刻。

  “贅言”意是多余的话。这是一种谦虚的说法。

  “归”归结、了结的意思。因为大家都有很好的评价的緣故,杨仁恺老先生于是写上几句总结性的话语。

  “愧耳!愧耳!”惭愧啊!惭愧啊!是表达感叹的谦词。

  古人有一句话说的好,一个人“学问深时意气平”。越是有学问的人、越是有德行的人,越谦虚。

下一页:返回列表

1.五洲书画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五洲书画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必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