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笔墨不是改进岭南花鸟画的唯一灵丹妙药

字号+来源:原创作品2016-02-14 11:33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严格意义上说,岭南画派的出现与发展不过100年的时间。岭南画派不止是一个绘画派别,其精髓更是一种艺术思想,那就是开放包容。但非常可惜的是,后人并没'...

■清 石涛 荷花图页

■清 石涛 荷花图页

■黄浩深 知名花鸟画家

■黄浩深 知名花鸟画家

■清 恽南田 牡丹图页

■清 恽南田 牡丹图页

现在,画坛言必称笔墨,以为笔墨是改进绘画的唯一灵丹妙药。但我以为,绘画不是笔墨就能代表所有的。绘画的技法是十分丰富的,绘画的提升也是有多种途径的。绘画最终看的是意境,是丰富的内涵,是画以外的东西。

严格意义上说,岭南画派的出现与发展不过100年的时间。岭南画派不止是一个绘画派别,其精髓更是一种艺术思想,那就是开放包容。但非常可惜的是,后人并没有正确认识岭南画派及他的思想。

很多人批评岭南画派的绘画用色艳丽、太写实、太像,但我认为,这只不过是一个现象而已。岭南画派的画家在全国没有地位与影响,反而是影响越来越大。苏百钧、林若熹,都是从广州美院与岭南画坛走出去的艺术家,他们的画面都是典型的岭南画风,现在都在北京从事教学工作,影响力不可小觑。周彦生本是河南人,到了广州美院后,深受岭南风格的影响,应该是一位非常有代表性的岭南画家,去年在国家博物馆办了一场盛大的展览,赞誉颇多。

也有不少人批评岭南画派传统的基础不够厚实,依我看同样是一个误解。你看岭南画派的源头“二居”(居廉、居巢),都是从传统中来的,学的是恽南田。他们的撞粉法,在古代都有,他们发明了装水法,又进一步丰富了画法。现在,撞水撞粉法,很多北方画家都不懂,但不能怪罪发明者。

至于他们的徒弟高剑父和陈树人,从外面学习了艺术,这种文化自觉与实践其实是很好的事情,对岭南乃至整个中国绘画史都有极为重要的意义。现在,岭南保留并传承了高剑父的艺术思想以及他的审美,这也是好事情。还有一点,高剑父首先是一个革命家,那种民族气节也是非常值得发扬的。

现在,画坛言必称笔墨,以为笔墨是改进绘画的唯一灵丹妙药。但我以为,绘画不是笔墨就能代表所有的。绘画的技法是十分丰富的,绘画的提升也是有多种途径的。绘画最终看的是意境,是丰富的内涵,是画以外的东西。

说到岭南画派,我们不能以各种各样看似正当其实大而无当的标准去武断地否定它。如果我们不了解自己,怎么去发扬?不认可自己,又怎么去发展?

现在,岭南花鸟画坛也面临一些问题,比如有些艺术家急功近利,过于看重卖画与金钱,沉醉于安逸之中,影响了其艺术向更高境界迈进。窃以为,目前市场对艺术的影响是最致命的。

下一页:返回列表

1.五洲书画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五洲书画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必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编辑修改或补充。